成功案例

尼可樂表演藝術有限公司為2013年獲文化部圓夢計畫成立之音樂與表演藝術產業新創公司,並獲選為當年優秀案例及經濟部亮點企業,公司主要服務範圍為:「音樂與表演藝術策演製作」。尼可樂將台灣的菁英呈現給世界,將國際的大師帶來台灣。我們期盼打造屬於21世紀的音樂展演經典,讓大家從「心」進入古典及當代音樂/表演藝術的精彩世界。支持台灣音樂家登上國際舞台!

尼可樂專業團隊以創新的策演手法,將經典創作及表演傳達給閱聽大眾。設立迄今,服務範圍包括台灣、德國、奧地利、西班牙、盧森堡、比利時、阿根廷、法國、義大利、中國、日本、加拿大、美國等地,完成了百項以上的製作。服務對象包含聽眾、政府、基金會、企業及國際知名音樂家、藝術家等。並獲金曲獎、金音獎及多項國際大獎肯定。提供獨具魅力的藝術傑作,還原音樂的美好本質,呈現台灣音樂及表演藝術的文化主體性,是我們持續努力完成的目標!

蘇顯達自法返國30週年獨奏會 –

走過半甲子的魔法琴緣

小提琴家蘇顯達自法返國30年,在台灣這塊土地深耕,作育英才無數,走過半甲子。2016年末,為紀念這值得回顧的30個年頭,特邀魯賓斯坦大賽最高獎項得主鋼琴家胡瀞云返台合作,於全國各重要音樂廳展開巡迴演出,帶來五個不同國度,小提琴史上的重要作品,從巴洛克到當代,遇見你我與提琴的魔法琴緣。

演出者:
小提琴/ 蘇顯達 鋼琴/ 胡瀞云

辛特戶柏鋼琴獨奏會 –

炫技與經典

「經典作品」的概念源於19世紀上半葉。隨著音樂教育的普及,標準化的音樂學院訓練系統也逐漸完備,海頓、莫札特、貝多芬等人的作品成為音樂院學生必須學習的教材,從而形成人盡皆知的「經典作品」。與此同時,在這些已然擁有崇高地位作品的肩膀上(或陰影下?),「還有什麼突破的空間」遂成為19世紀作曲家們最核心的議題。匈牙利鋼琴巨匠李斯特選擇了「炫技」作為超越經典作品的手段。炫技作品的傳統可以回溯到貝多芬中、晚期創作的鋼琴奏鳴曲,例如中期的《熱情》以及晚期數首當時根本無法演奏的作品。身為貝多芬再傳弟子的李斯特繼承了這個腳步並發揚光大,最終為自己在音樂史上留名。讓我們跟著鋼琴家辛特戶柏一起進入這些作品,體驗這場「炫技與經典」的音樂饗宴。

狂想曲

『狂想曲』是一種富有民族特色的史詩性器樂曲,常直接採用民間曲調,再由作曲者依照獨特的創意和技術,將其撰寫成十分炫技及具戲劇張力的完整樂曲。本場次安排有「鋼琴之王」李斯特、「德國3B」中的布拉姆斯、「美國傳奇」蓋希文、「台灣音樂哲人」陳泗治的精彩狂想曲作品。
鋼琴家盧易之曾於1999-2011年於德奧兩國留學。旅歐期間已在多次的音樂演出活動中演出自己改編的台灣民謠。自2011年底返國以來,深感台灣的古典鋼琴音樂會大多演奏西方經典樂曲,而鮮少注意台灣本土的音樂作品及民間創作,因此自去年起,所舉辦之音樂會之曲目均涵蓋約三分之一的台灣相關作品及自創的台灣民謠改編,期盼帶給您一個難忘的夜晚。
德國阿爾高日報(Allgäuerzeitung)評為『一個超技且深具音樂性的響宴…….有著精細的表情與音樂素養』的台灣鋼琴家-盧易之,目前為止已在13項國際性及區域鋼琴大賽,履次獲得前三名的佳績。他的演奏足跡遍及維也納金廳、柏林愛樂廳、及臺灣、日本、荷蘭、斯洛伐克、羅馬尼亞、義大利、美國等地的重要音樂廳。2006年維也納季弗拉基金會頒給他『季弗拉大獎』,表彰他在演出季弗拉作品上的成就。2012年其專輯『My Chopin; My Brahms』獲得台灣金曲獎『最佳演奏獎』之肯定。

原始奏鳴曲 –

第一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

「第一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原始奏鳴曲」命名來自達達主義詩作Ursonate,強調區隔出即興及前衛音樂不同於傳統樂譜文本的演出,從打破樂譜到完全不靠譜。強調表演的現場性及機遇性,及結構性的流動、破除與再創造。來和我們一起玩聲音吧!

本次音樂節策畫為三組演出,三個主題,包含:「笛‧舞‧樂-Mark Alban Lotz」、「原始奏鳴曲 Ursonate -Jaap Blonk Taipei Premiere」、「瑞士即興前鋒二人組- Hans Koch vs.Thomas Peter」每場次並搭配台灣重量即興音樂家,為聽眾帶來三種全然不同的即興融合。

 

網站連結

http://www.tiimf.com/

夢幻巴洛克

【夢幻巴洛克-維瓦第四季與沙動畫的跨時空對話】
「你的微觀宇宙 音樂裡的一沙一世界」
本場次音樂會以巴洛克音樂與多媒體沙動畫作現場即興結合;細究巴洛克音樂的歷史脈絡,若說文藝復興是一種智慧的顯露與回歸,那麼巴洛克可說是一種感性之美;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表現往往呈現出冰冷、灰暗,巴洛克時期的音樂開始表達人性裡的喜、怒、哀、樂,建築也出現許多裝飾與絢麗等華麗風格。… 沙動畫,是沙類藝術的一種,既是現場即席表演的藝術形式。…透過音樂,沙動畫藝術家得以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場景,而建構這些場景的過程中,音樂與視覺的相輔相成,得以創造出具有獨特性的語法,在當下,無論是表演者或欣賞者,給予與接受之間,都是非常具個人意義的時刻,擁有各自的詮釋與解讀,迸發出全新的藝術意志宇宙。(摘自夢幻巴洛克節目介紹 文/李欣恬)